征服“鬼门关”的军人

2018-11-20 16:50:32 来源: 解放军报 阅读量:
评论数:贴     加入收藏夹
摘要:巡逻吾甫浪沟。征服古林钦的勇士们。官兵横穿山脊。突如其来的暴风雪,席卷着中尼边境的古林钦康日雪山。西藏军区某团七连四级军士长陈松最后一次巡逻古林钦山口。在一处被称为“绝望坡”的冰川前,他再一

巡逻吾甫浪沟。

征服古林钦的勇士们。

官兵横穿山脊。

突如其来的暴风雪,席卷着中尼边境的古林钦康日雪山。

西藏军区某团七连四级军士长陈松最后一次巡逻古林钦山口。在一处被称为“绝望坡”的冰川前,他再一次面临考验。

裹着厚厚的防寒棉衣,蹬着钉鞋、拄着登山杖,陈松和战友一步步在冰川匍匐。雪水沁透全身,寒风钻进心窝,陈松的迷彩服被冻成了“冰盔甲”。

攀爬了一段,陈松停下来休息。相伴5年的军犬珍妮,趴在他的身旁喘着粗气……陈松看了一下温度计,气温已降至-20℃。

眼前,海拔6637米的全军海拔最高巡逻点—古林钦山口巍然耸立。那晶莹的冰川,像一把把锋利的长矛,寒光逼人、直刺苍穹……被称为“鬼门关”的古林钦点位就在眼前,但又是那样遥不可及。

由于天气原因,带队巡逻的连长曾啸波,不得不下令终止任务回撤。坚守高原16年的陈松,退伍前最后一次叩击“鬼门关”,却留下遗憾。

“寒冷如同‘地狱’,缺氧令人绝望。”凡是去过“鬼门关”的人,无不这样感叹。然而,未能登顶未尝不是英雄。

年初,毫无登山经验的上等兵朱江龙一步三喘,本想踩在一处冰石上休息片刻,却一脚踩空,连人带背包一同滚下山坡。所幸他背包上的挂绳,被战友拽住……

即使万幸,也免不了受伤。朱江龙身上被冰凌划出道道血痕,脚踝也扭伤了。无奈,他第一次参与古林钦巡逻,只能在半山腰止步,目送战友远去。

这次巡逻,连队文书、下士许鹏飞,全程带着相机记录巡逻历程。望着山巅上奋力跋涉的战友,许鹏飞摘下墨镜、拿出相机,却感觉眼前一片空白……“雪盲!”此后一小时,他的眼睛根本睁不开,只能待在原地等战友归来。

这些年,七连成功登上“鬼门关”的官兵一茬又一茬,遗憾遥望“鬼门关”的官兵也不少。

距古林钦山口10多里外的希夏邦马峰主峰,是登山爱好者心中的圣地。截至目前,全世界仅有201人次成功登顶,有19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登山爱好者选择登山,是为了挑战生命极限。对边防军人而言,为了巡守边防线,再高的山峰也要攀,再险的关隘也要闯。对七连官兵而言,能到“鬼门关”走一遭,已成为军旅人生的一种荣耀。

那年,战士陈家勇第一次参加古林钦山口巡逻,始终难以抑制自己紧张的心情。山脚下,他因剧烈高原反应,被安排到收容组,不得已被送下山。

后来在一次休假期间,陈家勇毅然报名加入了登山攀岩俱乐部。多年后,已经晋升四级军士长的陈家勇,成了“鬼门关”的常客。

那年,连长曾啸波患上了关节炎。体检报告出来后,他一直瞒着父母和家人:“不想让他们担心,更怕自己没有勇气征服古林钦。”

虽然没有成功登顶,但陈松还是把奋力挺进“鬼门关”的经历,视为人生中最珍贵的回忆。

陈松向我们展示了一段视频—

临近山口时,坡度近70度,陈松和战友的身体几乎贴在雪地上攀爬。全身湿透的他,从背包里掏出一面鲜艳的国旗缓缓展开。冰雪寒风中,战士们持枪护卫的五星红旗,鲜红而耀眼。

这段视频,定格了七连官兵引以为傲的荣耀。

近年来,连队盖起了保温哨楼,建起了健身房,即便寒冬也能组织体能强化训练,为巡逻执勤储备充足体能。上级专门为连队升级了巡逻装备,定期邀请登山专家组织专业登山技能训练,还修建了车行巡逻道……古林钦山口从遥不可及,变得越来越“近”。

前不久,曾啸波带队赴古林钦山口巡逻,实现全员全部到点到位。

从曾经的“令人绝望”,到如今一次次征服“鬼门关”,变的是日益增强的巡逻战斗力,不变的是戍边官兵的坚守和忠诚。

“鬼门关”的故事仍在继续,官兵们对“鬼门关”的情感越来越深——对于边防军人而言,遥远的“鬼门关”,永远是他们坚守使命的见证。(曹文勇)

(责编:杜发光 李玉荣)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